工作动态

6.9国际档案日 | 红色印记:红军八两米票

发布者:谷紫藤发布时间:2022-06-09浏览次数:11

【编者按】

红色文化藏品记录了中国共产党革命斗争的伟大历史进程,蕴含着丰富的革命精神和厚重的历史内涵,反映了中国共产党矢志不渝践行初心使命的崇高精神品质。为了把红色传统发扬好、把红色基因传承好,档案馆(校史馆、博物馆)特推出“档案100|红色印记”专题,通过展示馆藏珍贵的红色文化藏品,讲述它们背后的动人故事,让我们一起感受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的波澜壮阔和如磐初心。

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面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“围剿”和经济封锁,苏区政府和红军战士们英勇斗争、不怕牺牲,积极开展反“围剿”,同时推进苏区经济建设。随着斗争环境的日渐残酷与粮食危机的日趋凸显,中央苏区适时成立了粮食人民委员会,力图更好地解决苏区政府和红军战士们的粮食保障问题。鉴于苏区各县的粮食价格不统一,为打击不法商人的投机倒把,便于政府机关、革命团体和红军战士们出差或巡视工作,粮食人民委员部创造性地印制了米票。学校档案馆(校史馆、博物馆)馆藏“红军八两米票”,正是这段峥嵘岁月的实物见证。

馆藏红军八两米票(1934年)


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粮食人民委员部“八两米票”呈长方形,长15厘米,宽80厘米。票面有五条内容,即:

一、     此票是为政府机关、革命团体工作人员及红色战士出差或巡视工作之用。

二、     持此票可按票面米数到各级政府机关革命团体及红色饭店等处吃饭,油、盐、柴、菜钱另补。

三、     持此票可向仓库粮食调剂局、粮食合作社兑取票面米数或谷子(以六十八斤米兑一百斤谷计算),如当地仓库调剂局、合作社谷子缺乏,可向支库按谷米市价领取票面米数的现款。

四、     此票适用于公略县境内,不拘政府机关、革命团体、红色部队工农民众均可凭票兑米谷。但兑钱者须有当地粮食部及仓库负责证明。

五、     此票自一九三四年三月一日起至同年八月三十一日止为通用期。过期不适用。

落款为“粮食人民委员陈谭秋”,并钤盖有印章。第四条空白区域钤印有“公略县”,表明该米票为公略县境内使用。票面内容说明了其用途、范围、期限、制票机构及其负责人等信息,有助于我们洞察那段历史的细微之处。


三湾改编后,红军从薪饷制转为供给制,即红军部队从军长到伙夫,不领取薪饷,干部和士兵吃一样的饭菜,穿一样的衣服,官兵待遇平等,物资大体上是平均供给,经费充裕时发2角或4角的零用钱。这种制度在红军初创时就发挥了重要作用,据罗荣桓回忆: “秋收起义以前,军官每顿饭都是四菜一汤,和士兵的待遇悬殊很大。三湾改编以后,因为斗争很艰苦,那时最需要的是官兵艰苦与共,因而待遇改成完全一致。”19311月,闽西苏区《通知》规定:“驻在当地红军每人每天半斤米(注:八两),由当地政府按人数发给……至于菜钱,每天每人八分,由闽粤赣军委领取统一发给,直接向政府支取。”

193111月,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瑞金创立。在苏维埃政权尚不稳固的情况下,红军的给养基本依靠自身筹集,尤其是经费和粮食。随着国民党反动派军事“围剿”和经济封锁的步步紧逼,红军将士们时常面临着吃不饱、穿不暖的窘迫状况,除由苏维埃政府供给粮食外,红军将士每人每天发5分钱的油盐柴菜钱。

193331日,为解决红军的粮食供给问题,毛泽东发布第20号训令,决定在中央苏区向群众借谷。730日,中革军委发布了《关于部队改编后各项费用的执行预算制度的训令》,对前方部队和工作人员、机关部门每人每天的口粮作了具体规定。同年,中央苏区统一了各级苏维埃政府工作人员的伙食费标准,规定每人每月食谷50斤、每天4分钱的油盐柴菜钱。

随着第五次反围剿的推进及随之而来的经济困境,在1934年初召开的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,大家认为“粮食问题的解决是苏维埃经济建设目前的战斗任务。”于是在中央人民委员会下创立了粮食人民委员部,陈谭秋任部长,张鼎丞为副部长,下设备荒科、仓库保管科、粮食调剂局、红军公谷管理委员会、土地税谷管理委员会和合作社指导委员会等。其主要任务是调剂粮食价格,及进行必要的粮食调查、收集、储蓄、运输等工作。为避免各地粮价的不统一,解决军政人员出差执行任务时的粮食供应问题,粮食人民委员部印制了米票。据专家考证共有10种面额,即八两、九两、十两、十一两、一斤、一斤二两、一斤四两、一斤六两、五斤十两、六斤四两。

 

陈潭秋(1896-1943

为了支援红军作战,中央苏区的党政机关、民众开展了广泛的节省运动。在党政机关中,要求各级苏维埃政府要领导群众团体做节省一切开支,以充裕战争经费的运动,政府中一切可以节省的开支,如客饭、办公费、灯油杂费,都须尽量减少。” 1934318日,为充实红军给养,配合部队的行动,中革军委又发出减少后方部队食米数量的命令,要求后方全体人员节省各种费用,四月起减少食米,如总部机关每人每天由14两减至12两。

节省运动取得了显著的效果。当时《红色中华》刊载:“在政府方面节省行政经费、节省粮食、自带伙食等运动都在进行着,特别是中央政府各部,在三月份及最近半个月来的节省运动,得着更伟大的成绩,行政经费一般的做到比二月份减少百分之四十以上,普遍的实现了每人每天节省二两米一分菜钱又一个铜板。从传承至今的米票上常可以看到加盖痕迹,如九两米票钤印“改八两用”等,就是这次节省运动存留下来的印记。

 

革命斗争时期,粮食问题始终受到高度重视。中共军政人员在残酷斗争环境中坚定信念、坚守理想,诸多红色文物均为见证,如土地革命时期的借谷票、米票,抗日战争时期的行军小米证、兑米票、领粮证,解放战争时期的粮票、复员米票等。粮食人民委员部印制的这批红军米票,发挥了积极的历史作用,蕴含着珍贵的红色基因:

首先,它在军事上保障了红军战士的粮食给养。工农红军战事紧张、机动性强,在行军过程中,红军战士可以用米票方便快捷地兑换粮食,老百姓则可以用米票抵交税款或换取苏区货币,从而形成了较为顺畅的粮食保障机制。

其次,它体现了苏区财经制度方面的有益探索。为开展反“围剿”,推进苏区经济建设,苏维埃政府在纷繁复杂的局势面前不懈探索,推出统一财政经济的一系列举措。陈谭秋同志临危受命组建粮食部后,为保障粮食供给而不懈努力,减少区域间的物资差价,保障了红军战士的粮食供应。

最后,它也真切地反映了人民政权与红军战士守住群众纪律红线,“不拿群众一针一线”,把党的事业与最广泛的民心牢牢系在一起。这是党与人民风雨同舟、生死与共的真实物证,是人民军队初心和使命的生动写照。

     

供稿:徐斌  审核:喻世红、高冰冰